2020.04.15
评论:道道关口咋堵不住病死猪上桌

评论:道道关口咋堵不住病死猪上桌

 今天

    又是“記者曝”,又是監管體系形同虛設。央視記者跟蹤調查一年,發現江西高安市不少病死豬被豬販子長期收購,有些病死豬甚至攜帶A類烈性傳染病口蹄疫。僅當地一傢屠宰場的病死豬肉就銷往廣東、湖南、重慶、河南、安徽、江蘇、山東等7省市,年銷售2000多萬元。目前,農業部已派出督導組赴江西開展現場調查。據悉,高安市是全國畜牧業百強縣市,年均出欄生豬約200萬頭。按生豬3%的正常死亡率,每年約有9萬頭病死豬。

    盤中豬肉,系牽萬戶人傢,按理說是出不得紕漏的。可如今,本該進行無害化處理的病死豬肉,竟然堂而皇之地越過一道道所謂的檢查關口,跑到瞭我們的餐桌之上。從養殖戶,到豬販子、保險勘察員,有的一聞到一點“臭味”,就像打瞭雞血一樣,馬上就競標收購;有的參加病死豬的“倒貨”行動,先是保險查勘員通知豬販子,接著一手豬販子又賣給二手,二手又倒給三手,如此倒來倒去,不知要經過多少人的十指關,而每過一關都會被人 “豬過拔毛”,都是有利可圖,雙手沾滿病死豬油。

    在這個時候,《動物檢疫管理辦法》便隻是寫在紙上,徒具觀賞性,而對於病死豬,“當立即組織有關部門和單位采取封鎖、隔離、撲殺、銷毀、消毒、無害化處理、緊急免疫接種等強制性措施”的規定,便隻具紙糊性。在病死豬的腥臭味與金錢的銅臭味的雙重誘逼下,一個商人,一個監管者,本該有的基本商業道德和人倫恥感,此時均化為烏有。法律法規的約束力,此時都讓位於“逐臭趨利”。病死豬肉反而變成一塊塊“唐僧肉”,在這條利益鏈上,相關人員均設法從中狠咬一口。

    此時,對病死牲畜的監管和處理,就成瞭相關人員寫總結的“材料”而已。至於法規所規定的,每一頭病死牲畜的無害化處理必須建檔可查,也停留為一句空話。公眾到相關部門的案宗裡,難尋病死牲畜被及時有效處理的隻言片語;監管就是一些失職瀆職官員將登記表發給一些商人,自己想咋填就咋填;檢疫呢,不外乎就是大紅三級片觀看公章一戳,轉身收錢走人。“監管貓”疲弱之下,“貪嘴鼠&rdq亞洲手機在線觀看視頻uo;豈不張狂?何況一些“貓們”還與“鼠輩”同桌啖利。於是,阻斷病死豬上百姓餐桌的主要力量,就隻剩下豬販子胸中可有可無的“良心”瞭。良心當然靠不住,在利誘面前常常弱不禁風,病死豬赫然“復活”,便早就註定。不知就裡的百姓,保不準哪天就吃下瞭這些“臭肉”。

    年關將至,治病死豬急需動真格、快行動、出重拳,嚴查每一起典型案件,全面拉升不法商人及監管“內鬼”的違法成本,以起到標本兼治的作用。當前,我們應盡快啟動徹查程序,整合社會力量,砸掉監管疲軟作風,尤其需要半裸尤物砸碎這條黑色利益鏈。必須要把黑心商傢處罰得傾傢蕩產、身敗名裂以致不能再起爐灶、再度害人。必須要對寄附在利益鏈上所有吃著公傢飯的監管者繩之以法。必須讓那些屍位素餐的失職瀆職者受到嚴厲懲戒。還是那句被反復提及的老話,百姓的生命健康再也被 “病死豬們”拖不起瞭!□本報評論員 周明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