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顾秀林:坚决不同意标注出售转基因食品

顾秀林:坚决不同意标注出售转基因食品

 今天

    新華網北京10月29日電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國傢安全政策委員會近日在北京召開再論轉基因與國傢安全研討會。與會專傢一致認為, 習近平主席最近關於"中國的糧食安全要靠自己","我們自己的飯碗主要要裝自己生產的糧食"的指示非常重要,是實現"中國夢"的基礎。13億中國人的吃飯及其安全問題,要靠一大批袁隆平式的中國農業科學傢的聰明才智解決。

    以下為西南財經大學教授顧秀林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我堅決不同意標註出售轉基因食品,因為就算標註百分之百正確,仍然是允許帶著不可估量威脅食品合法進入市場,而且反而把它合法化瞭。所以我從來都反對,我說標註這個事不要提,我的觀點是一刀切禁止。

    從五十年代以來,教育瞭一個非常錯誤的理論。從高中生物學課本就錯瞭,即"一個基因,一個蛋白"這種假設根本就是錯的。一種特定基因能夠控制一種蛋白的生成,這是一種非常少的現象,在絕大多數生物裡頭就是一個基因決定非常多的蛋白的合成。一個基因給一個指令,這個指令會被修改,修改條件是身體狀況和環境的脅迫。現在已知人類基因可以合成三千種甚至上萬種蛋白。第一代轉基因大豆到現在十五年,現在基本上不行瞭,它破壞瞭大豆生物調控系統,破壞瞭原有結構,破壞瞭它的調控系統,生物是在反抗的,因為這個外源基因非常強大,它強制地表達自己,這個植物沒有辦法,所以它一方面制造毒素,一方面掙紮地活著,但是越來越退化。這種技術用在農業上是短命的傷害的技術,二元技術,抗除草劑的大豆和除草劑共用。這個東西在一位美國科學傢眼中看來是終極性的,它會毀壞農田生物系統,毀壞植物本身,這從根本上是滅絕人類的一個技術。它是控制植物的一種功能,讓植物的功能不起作用,它就被除草劑殺死瞭,但是這個東西擴散開的話,對生物的殺傷是不可想象的,是一種邪惡技術。生物是一個整體,生態系統是一個活的系統,硬性讓幾十億年進化磨合成的和諧系統表達你的東西,這對生物的破壞是根本性的破壞。

    為什麼我國生物學界目前在轉基因上幾乎一邊倒?力量這麼強大?因為在中國有240億元經費的誘惑,他們還講話嗎?他們要犯完所有錯誤才承認有錯。我相信一開始,我尤果網美女們國傢的科技界主觀上還是想追趕世界前沿,隻是有一定的誤解,以為新技術都是好的,或者隻好不壞。生物學界對生物技術危險性爭論從七十年代就開始瞭,我們國傢竟然不思考這件事,就在這條路上義無反顧地往下走,不思考國際上科學界提出的任何一種對科學本身的質疑和批評,因為這個批評和質疑是從起點上開始的,但是我們到現在還沒有糾錯機制、沒有追責機制。我們還有沒有提出問題和糾錯的勇氣和可能性?歐美美女現在就連試吃沒有拿到安全許可的水稻玉米,他們也不認為自己違反瞭中國法律。

    我們反復講生物技術最嚴重的問題是對大眾健康的打擊。過去研究食品問題都是從食物中毒這個現象來講。傳統狀態下的食品問題,隻是黴爛變質、加工保鮮過度、出現食物中毒的問題。現在的食品問題是另一種表現,涉及一種新規范。國際和國內科學研究都在提示,轉基因造成瞭肝腎損傷、造成瞭激素幹擾,生長發育受阻或者繁殖出問題,這都要建立新規范。為什麼某些轉基因推手敢說,從來沒有一個具體例子說明轉基因引起人體疾病,因為他們一直在用食物中毒的舊規范來說轉基因沒問題。你吃瞭、動物也吃瞭,吃瞭三個月,有事嗎?沒事兒。法國的塞拉利尼國產女人 就一再提出制定新規范。比如說草甘膦,一定濃度就造成污染,可是很多科學研究發現它低於現在安全濃度百倍、千倍甚至到瞭萬倍危害不減,因為它在體內積累幹擾激素,如幹擾性激素、生長激素。為什麼小老鼠體型變小、器官也變小瞭,你解釋不瞭。他們就是要控制新規范的制定。人死光瞭有沒有例子?你就是拿不出來。這不是無解的,我們可以開新課題做實驗。為什麼不做,因為我們被裝到合法性套子裡面去瞭,這是孟山都公司的專利產品,要做實驗就得通過我,我不讓你做就不能做。所以法國不理他,自己做。這是去年我們在佈魯塞爾參加一個會議得知的,我們去看塞拉利尼才知道的,那時候他正在準備發佈新聞報告采訪。